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热门: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彩票   越剧   黄梅戏   二人转
  • 河曲邬新田: 一生奉献二人台

  • 作者:掌上河曲 2018-06-04 21:37 字体:[ ]

他,高高的发际线露出宽阔、光洁的额头,稀疏且花白的头发整齐的聚拢在耳后,皮肤白皙,面色红润,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老式眼镜,此刻在他的肩头静卧着一只浅黄毛色的小猫咪,瞧!这猫咪正在他的肩头打盹呢!这只猫咪的主人正认真地、努力地趴在桌子上创作他心爱的剧本,他就是省级二人台传承人邬新田。

  一人,一桌,一猫,一椅,一幅“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画面,构成邬新田晚年生活的绝美音符,唱出他一生传奇且精彩绝伦的人生大戏。戏如人生,人生如戏,邬新田为戏而生,为戏而活,在文艺界堪称“戏痴”一点不为过。在家乡河曲二人台即将消散的时候,他挺身而出,培养出大批优秀二人台演员,挽救了家乡宝贵的文化财富,说他是我县的“文化功臣”,实属实至名归。他为人正直,两袖清风,一身正气满乾坤,用独特的人格魅力令一代又一代的人折服,他注定是用生命书写传奇大戏的人。

  为戏痴狂 苦练技艺

  今年已经75岁的邬新田出生于河曲县五花城堡村的一个干部家庭,从小就对戏剧有着异乎常人的狂热。只要哪里有戏可以看,不到十岁的邬新田就带领着一帮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孩子到那里去看戏,宁可忘了吃饭睡觉,也绝不错过一场好戏。在演出现场,邬新田一定是站在戏台最前面的那个孩子,台上演员的一颦一笑、一舞一步都令邬新田深深着迷。曲终人散,戏里的每一个画面都深深地刻在邬新田的心里,沉迷其中,不愿自拔。在放学、节假日后,邬新田作为“孩子王”带领着他的“童子军”竟演起戏来。为了让戏看起来更加接近舞台效果,邬新田带着孩子们竟像模像样做起了戏剧的道具:把千层底的布鞋底钉上厚厚的木板,再用块破布把小腿包起来缝在布鞋的鞋帮上,竟也像极了舞台上厚底的官靴;为了制作舞台上演员们那逼真的胡子,他们把麻绳撕成细条,用宣纸染上各种颜色;然后用锅底的黑煤灰和上素油来画眉毛;穿上特大号的大人衣服就站在了台子上,学着戏里的模样演起戏来了。在那时文化生活匮乏的农村,邬新田和小伙伴们稚嫩的都算不上是表演的演出却给乡亲们带来一阵阵的欢声笑语。从那个时候开始,邬新田就一头扎进舞台表演的艺术领域中,与舞台结下了不解之缘,可以说,他生活的一切都围绕这个舞台开始。

  由于邬新田的父亲邬臻擅长二人台的各种乐器演奏,经常与著名二人台艺人邬怀义、邬板仁在一起演出,邬新田耳濡目染也开始学习二人台艺术表演。13岁的时候,邬新田拜邬怀义为师,正式学习二人台艺术的表演。他演的第一部戏名叫《尼姑思凡》,后来相继演过《水淹西包头》、《打金钱》、《捏软糕》等剧目,表演天赋逐渐开始崭露头角。

  1954年参加河曲县春节文艺汇演,邬新田和表妹任青云首推演出“捏软糕”就被评为优秀演员奖,随即被邀请到各地参加演出。读书时、当工人开机器时、当兵扛枪时,为官忙碌时,可以说,无论邬新田在做什么,无论走到哪里,他都不忘把二人台带在身上,走到哪里演到哪里,到处都可以成为他的舞台,他的二人台表演让外面的人们都见识了河曲文化瑰宝的魅力,他自己也凭借二人台走上了值得一生回味的人生道路。

  邬新田一生从来没有去过专门的艺术学校接受过专业的音乐辅导,能有今天的造诣全都是邬新田自己凭借一腔对二人台艺术的无限热爱自学成才。他刻苦练功、勤奋钻研,第一部自编自演的戏是他在部队文工团创作的《老两口‘学毛选’》,后来还自编自演过《老两口送子参军》等几部大戏。在艺术天赋得到认可的前提下,他有幸受到了六十五军宣传处长、电影作家、话剧电影表演艺术家、导演苏佑林的指导。如果说以前都是邬新田自己靠模仿和苦练学到的表演技艺,那么现在跟着苏佑林老师的学习,就更像是接受正规的表演技能的教育,当兵的六年,邬新田的艺术水平有了长足的发展,并在进一步提高表演技艺的基础上学习做导演。

  在邬新田回到家乡任文化馆馆长之前,如果要一一列举邬新田他曾表演过的曲目、电影或者获得过的奖项,恐怕是好几千字也说不完的。如果说那时的他是好演员,好导演的话,那么真正让世人佩服并永留青史的是他回到家乡以后,为挽救河曲民歌二人台所做的贡献。

  不舍梨园情 桃李满天下

  那时候,改革开放刚刚开始,河曲本土的二人台剧团由于生计困难,被迫解散,出生于本土的二人台在河曲这个“娘家”却没有了可依托的载体,二人台艺术的传承和发展面临着绝顶的危机。这时候,时任文化馆馆长的邬新田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如果任由河曲民歌二人台就此荒废下去,作为一个二人台艺术的表演者,我愧对祖先,更愧对后人,我们本土的宝贝不能就这么被丢掉了,发展传承二人台还得靠娃娃们。”

  于是邬新田在文化馆内,主持成立了“河曲县二人台艺校”,这个学校为社会培养除了一大批优秀人才,其中包括现在在内蒙古二人台剧团的名角郭文华、内蒙古准格尔旗歌舞团团长、民歌歌王王伟业、内蒙古准格尔旗文化馆副馆长王美珍、以及杜慧芳、赵燕江、翟广林、杜建明、王欢、周永星、白秋香、张瑞军等,这些人才现在活跃在晋陕蒙的各大舞台上,成为二人台艺术表演的中坚力量,为民歌二人台艺术的传承和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在文化馆工作的二十二年中,他还为河曲群众文化事业的推动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在馆内他组织二人台培训班四十多次,经过他辅导培训过得学员就有1500多人次。如翟兰计、李奋明、薛秀英、赵春林、周润斌、王奋乐等。他还经常深入农村、乡镇机关、学校、厂矿,走遍了河曲的山山水水,培养了大量的群众文化骨干人才、二人台艺术人才:如王根伟、王爱亮、王明德、张栋良、张亮亮、于清秀等。

  2001年邬新田退休以后,他没有停止对二人台艺术人才的培养,办起了朝霞二人台艺术团,带着这些二人台艺人在晋陕蒙各地演出,艺术团曾获得过一等、二等、三等、组织奖。我们不禁要问他办学校是为了名吗?不是,那时的邬新田早已名声在外,获得的奖项不计其数,还受到过中央领导的亲自接见,显然退休后的邬新田已经不在乎再给自己的“军功章”锦上添花了;那为了利吗?更不是,他所收的学费低于普通学校的平均数,而且碰到一些家庭贫困的孩子,他更要倒贴。如果是为了名和利,他应该恐怕是早已坐拥几套豪华楼房的大财主而不是至今都和他的妻子居住在住了十几年的老屋里。

  在邬新田创办学校期间,他以校为家,爱惜每一个喜欢学习二人台的学生,他倾尽毕生所学,毫无保留地教给他的学生。他教学生,看重的是学生学习二人台的才智和毅力,从不计较金钱的得失。在他的学生里面有一对兄妹——王伟业和王美珍,他们没有母亲,非常贫困,兄妹两人相依为命。他不收他们一分学费,在生活上还处处照顾他们,如今这兄妹俩学有所成,践行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诺言,时常来看望他们心中亦父亦师的邬老师。邬新田骄傲地告诉我们:“我们师生这份情谊是多少金钱都买不来的。”他说,他想做的不是靠着办学校发家致富,是不想眼睁睁地看着民歌二人台在他们的手上被断送,只要活着一天,只要有娃娃愿意学,就拼尽全力去教好每一个学生。

  老当益壮 传承民歌二人台

  邬新田老了,可是他依然把传承河曲民歌二人台作为自己的责任。年纪大了,不适合舞台表演,他就转到幕后,发挥他导演的特长,经常为社会上的一些单位导演节目,还担当一些民歌、二人台比赛的评委。在家时,邬老也一刻不闲着,写剧本、编曲子,这本不是他的长项,邬老愣是买书自学,如今在这方面也造诣颇深,经常有剧团拿来剧本让邬老改编、修正。可是邬老上了年纪,手越发抖得厉害,写出来的字整体看来相当工整,但是仔细看,每一个比划都呈小波浪状态。只见他写字右手拿笔,左手死死抵住发颤的右手,看起来似乎是两只手的食指共同夹着笔完成写字。但是即使这样,邬老依然不离开心爱的二人台剧本,就像他自己说的:“只要不闭眼,二人台就永远在我心中,我要为他做一辈子的事,心甘情愿。”在邬新田的身上时时能感受到他那一股子像牛一般的“倔”劲。一旦认准了一件事,就绝不回头,自从13岁走上表演“二人台”的这条路,他的心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二人台”。

  邬新田的好友秦占河曾送给他一幅画,画里有副对联就可以很好地概括邬老演绎“二人台”的一生:“戏剧天下演 梨园情恋恋,爱艺永心怀 传承二人台”。邬新田对待二人台永远就像对待恋人一般,始终都怀有一片赤子之心。这也许也是他能在二人台领域取得巨大成就的原因之一吧!

  与他在二人台艺术方面的成就相比,他的一身浩然正气才更让人钦佩。在充满诱惑以及“糖衣炮弹”轮番轰炸的文艺圈,他始终保持“两袖清风存正气,一腔热血为人民”的人格魅力。邬新田说:“只有艺术不受腐化生活的沾染,艺术才能保持纯洁性,个人要想在艺术领域获得成就,天赋和努力很重要,但最重要、最关键的是做人。对人平易近人,对事勤勤恳恳,一旦认定一个东西必须持之以恒,就能出成果。”他是这样做的,也是这样要求他的家人和学生的。五十多年的奋斗和奉献之路,他收获的不仅仅是艺术上的成就,更是我们学习做人的道德楷模。

  在邬新田不大的家里,挂着两张领导人的画像,一个是毛泽东主席、一个是习近平主席,他们都是邬老的偶像。他关心国家大事,关心民生百态,努力吸收来自各方的精神营养,并将它们加工到自己的二人台剧本里。在邬新田的意识里,爱“二人台”就是爱国、爱人民,让生于本土的“二人台艺术”能够因为自己的努力而大放异彩,就是此生为人的最大价值。

  伉俪情深 五好家庭

  邬新田一生所取得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不过在他无数的“军功章”上,有一半都是妻子的功劳。说到邬新田和他的妻子,我从来没见过一对夫妻像他们这般默契和亲密,虽然都是七十多岁的人了,看起来还像刚热恋的情侣一般,在邬老和我们聊天期间,邬老的妻子一会问他渴不渴,一会递来吃食,一会挽挽他的衣领,一会靠在他的身边,家里的显眼位置还摆放着他们近来刚照的婚纱照,这一切都好不让人羡慕!邬老教导我们这些年轻人说:“‘年轻时的夫妻老来的伴’,夫妻相处之道重在互相理解、互相忍让,等到了我们这个岁数,就知道能够一辈子走下来的夫妻是最幸福的,也能使我们夫妻晚年尽享安乐、和谐。”

  邬新田与妻子风风雨雨走过了五十多年,携手度过一段又一段艰难的岁月。那时候,六七十年代,邬新田常常背起行囊就跟随剧团到处演出,睡过驴圈,睡过棺材板,一走就是三两个月,全然顾不上管家里有4个年幼的孩子和年迈的父母。这些重担就自然而然地全都放在妻子一个人的身上。妻子又要照顾孩子、老人,又要上班,常常累得筋疲力竭,邬新田虽有不忍,但是只要有演出,就按捺不住想要表演的狂热,家庭自然就照顾不周。后来任文化馆馆长,应该帮妻子分担一点了吧,可是邬新田又办起了“河曲县二人台艺校”,更是忙得“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以校为家,除了教授孩子们二人台艺术的表演,还充当这些十岁出头娃娃们的生活老师,教他们洗衣服,缝袜子,孩子们都亲切地叫他“妈妈”。可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他就从来没有这么上心,邬新田一辈子教出了一千多学生,唯独没有教给自己四个孩子一星半点的二人台知识。说起这,邬老满是愧疚,对妻子、对孩子,他没有尽好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好在妻子是一个非常通情达理的好女人,在丈夫狂热的追求“二人台”艺术的道路上,她非但没有阻拦,还尽力帮丈夫解决后顾之忧,让他安心地追求他的艺术梦。孩子们有这样一个为艺术执着献身、一生勤勤恳恳的父亲做榜样,自然也错不了,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带着父亲对他们的言传身教,努力幸福地过着自己的生活。

  如今70多岁的邬新田不用再东奔西跑了,身体条件也不允许他过度劳累了,他除了创作剧本,就陪着妻子锻炼身体,要么教妻子二人台的表演,要么替妻子的老年团舞蹈队排练节目,生活丰富多彩,一家人其乐融融,去年的时候,他们全家被评为“全县五好家庭”。

  邬新田的一生是为戏痴狂的一生,艰苦奋斗的一生。他当过学生教过书,当过农民扛过枪,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他一生从来没有离开过挚爱的“二人台”,永远都像大树一样紧紧抓着二人台艺术这片充满智慧和力量的宝地,吸取营养,献出绿荫。

河曲邬新田: 一生奉献二人台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府谷地方乡戏二人台走进公园义演
府谷地方乡戏二人台
二人台现代戏《花落花开》在宿豫大剧院精彩上演
二人台现代戏《花落
二人台现代戏《花落花开》开启巡演之旅
二人台现代戏《花落
传统二人台唱词
传统二人台唱词
二人台贾德义
二人台贾德义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讨论 戏曲视频 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